Karry

楚字:


绝唱一段芊芊 爱无非看谁成茧

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

一曲轻描淡写勾勒尽是我的呼吸

山穷水绝处回眸一遍你



BGM:回音哥《芊芊》

素材:首宣PV,公测PV,七夕活动PV,夏日活动PV,极暗之时,深渊尽头


B站链接

官网链接

微博链接



ruand:

*是忘羡婚服和黄图?和莲蓬

「我马上就要成亲啦,发张喜帖给你看看x」

*授权在p4,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zeldacw,微博地址http://weibo.com/u/6697707297

祈星akira:

魔道同人短漫――二十四节气计划之寒露篇

羡羡心里苦,但羡羡不说。

(我承认自己是背景废)

【忘羨|R18】邀月(下)

冷爭奸:

*6000+车


*老祖羡终于酒后失身还差点硬不起来所以必须让叽来口一下(你)


*还有个(完)


*于是质问箱中关于这个问题以及那个问题:
谢谢表白!原作向总是最能激起我对cp的爱啊,谢谢你喜欢我这些充满了初心并且狗血的原作向哈哈,至于老祖羡呜呜呜我会努力让他更好吃的!也很高兴大家会一直反覆刷这篇啊要知道这篇是我的初次纯糖!以及唯一一次纯糖啊!很珍贵的大家要珍惜知道吗!(你)


完结的话是你们国庆连假结束前更(完),可是我没有连假所以不要逼我呜呜呜呜我会很厌世呜呜呜呜


下面文:


03


外连谢谢。


前文:


後文:完1完2

【忘羡】三更

泠依惜:

含光君×老祖羡


游园惊梦


※ 薛定谔的车,且X冷淡,慎入


※ 超——a羡注意!!超——a。不是那种a是那种a哎反正a就对了




======




“魏婴,跟我回姑苏。”


“好啊。”


……


蓝忘机猛地从睡梦中惊醒,映入眼帘的是印着姑苏蓝氏家纹的帐顶,被地上一盏烛灯映得微微泛黄。


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抬手擦了擦额上冷汗,缓缓从榻上坐起。灯火未熄,和衣而卧,难怪多梦又夜半惊醒。估算着时间,应当已过三更了。


桌上放着战报,旁边几张纸上端正的小楷字尚未写完,笔也是随意地搁在案头的笔架上。原本打算休憩片刻,此时已然睡意全无,蓝忘机揉了揉眉心,翻身下榻。将仪容整理端正,配上避尘,走出了营帐。


虽是深夜,江蓝两家修士驻扎之处仍是灯火通明,负责巡逻的修士看到他,纷纷立身行礼。


一名紫衣修士道:“含光君,明早还有一波突袭,江宗主请您稍作休整。”


蓝忘机点点头,却并未依他所说的返回营帐中去,而是问道:“魏公子在哪里?”


那修士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问,面上闪过一丝异色,这才犹犹豫豫地为他指了个方向,道魏公子到外头去散心了。


蓝忘机道了谢,转身便朝那个方向走去,末了还听那身后修士与同伴小声道:“要不要知会江宗主一声……?”


他目光沉了沉,却并不感到如何意外。他与魏无羡并肩作战已有月余,因看法不同偶有争执,外头传言便也传遍了——魏公子与含光君不和,要不是江宗主拦着,怕是见了面就要打起来。


蓝忘机步履稳健地向前走,想到这里,轻轻把脚下一颗小石子踢到一边去。


离了扎营处再往北走约二里,夜风中隐约有笛声吹送而来,听着像是一首轻快的小调,刻意放慢了节奏,如此竟透出几分温柔。


蓝忘机暂且驻足,侧耳凝神听了片刻,方才继续向前走。


愈往前走笛声便愈清晰,甚至偶尔还会传来少女们的笑声,清脆动听如银铃,但此时在漆黑夜幕之下的平原上听到,只让人觉得阴森可怕。


他远远地看到了灯光。是一棵大树之下围坐着一小群人,果然有不少衣着明丽的娇俏少女,而被她们嬉笑着围在中央的,正是他在寻的那名黑衣青年。


青年转过头看到蓝忘机的同时,笛声与笑声便一齐停了。他身边点着一盏小小的烛灯,昏暗的灯光不足以映亮他的表情,但蓝忘机确定,那人一定是笑着的。


二人对视片刻,谁也未动。魏无羡挥挥手,身边的少女们便都退了下去,在夜色中消失了个一干二净,仿佛从未存在过。他把笛子插回腰间,懒洋洋地倚着树干找了个更加舒服的位置靠着,抬起眼睛示意蓝忘机再过来一些也无妨。


蓝忘机握紧了避尘的剑鞘,一步一步向他走近。


——及至十步远的地方方才看清,地上除了一盏烛灯,还摆着不少瓜果酒菜,食物没动多少,酒倒是已经空了三坛。


魏无羡端起一杯酒送到唇边,衣襟上好像还有未干的酒液,也不知是怎么泼上去、谁泼上去的,笑着对蓝忘机道:“来都来了,坐下喝一杯呗。”


蓝忘机看了他片刻,果真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。


魏无羡举着酒杯,视正襟危坐的含光君如无物,仍然自顾自地喝他的酒。三杯下肚方才想起他的存在,环顾四周一圈发现也没有可用的空酒杯,干脆把手里这个用衣袖抹了抹,重新倒了大半杯向蓝忘机递过去。


那握着酒杯的修长手指骨节分明,一截苍白的小臂从黑色的衣袖底下露出来,微微敞开的衣襟之下显出大片精致的锁骨,只是皮肤依旧是骇人的白,领口红色的绣纹在烛火下似乎还泛着诡异的光。今夜无月,夜色将他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中,乌云仿佛在他周身凝结成形,只要那双总是漫不经心笑着的嘴角再略微往上勾一勾,整个人便会立刻化身为嗜血的修罗。


怕是没人敢接他递出的这杯酒——也许暗中滴了妖血,也许被刚才的邪祟们碰过沾了邪气……但蓝忘机只犹豫了片刻,便伸出手去接了。


魏无羡唇边的笑容有一瞬的凝固。


蓝忘机却觉得,这至少证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传闻中那般水火不容。


他端着魏无羡递过来的酒杯,清澈的酒液映着他浅色的眼睛,像倒映着天上遥不可及的月亮。


魏无羡见他久久没有动作,嗤地笑了一声,也不多说什么,拎起面前的酒坛,直接对着嘴开始灌。


“魏婴。”蓝忘机忽然开了口。


“嗯,怎么?”魏无羡用手擦了擦嘴,他衣襟上果然又溅上了酒,还有几滴落在他胸口,被灯光映得发亮。


蓝忘机提醒他道:“明早还有一场突袭。”


“唔,”魏无羡笑道,“所以我不该在这儿……嗯,豪奢糜乱?”


蓝忘机却道:“我并非此意。”


“哦?魏无羡挑了挑眉毛,好像一下子来了兴趣,挪了挪位置向他靠近了些,道:“我早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习惯了,倒是第一次听到不同的意见。那含光君以为如何呢?”


蓝忘机正视着他的眼睛,道:“我知,你吹笛彻夜,并非玩乐,实为警示。”


“……”魏无羡愣了愣,旋即哈哈大笑,拍手道,“有意思有意思。旁人道与我水火不容的含光君,却是知己?”


蓝忘机淡淡道:“我如何知你。”


魏无羡笑道:“也是,你不必知我。你大可如他们一般,离我远远的,敬我也好畏我也罢,不过都是旁人。”


蓝忘机沉默许久,手指在那只酒杯上摩挲许久,方才一字一句地道,“……只是我不愿做那个‘旁人’。”


魏无羡眨了眨眼睛,像是没有听懂:“你说什么?”


他抬眼看过来,正好看见蓝忘机端起他给的那杯酒,仰起脖子一饮而尽。




     蛤??为什么屏蔽我???




蓝忘机听见魏无羡在问他:“你可知……你现在在哪?”


蓝忘机答:“在梦中。”


魏无羡轻笑一声:“既知是梦,为何还不愿醒?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
魏无羡依然倚在那棵树上,懒懒的像是浑身上下没有一根骨头,身边空酒坛又多了几个,陈情被握在他的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旋转,笛尾的玉坠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。


他的目光落到蓝忘机身上,带上了几分显而易见的戏谑,语调调侃道:“我是没有想到的,含光君竟是个一杯倒。”


蓝忘机只是沉默。


远方的天边露出了第一抹鱼肚白。魏无羡手撑着地面从树下站了起来,舒舒服服地伸了个十分满足的懒腰,回身道:“喂,蓝湛,回去干活了。”


蓝忘机闻声抬起头。


魏无羡胸口的衣襟开得比他来时更大,锁骨下方一道清晰的红痕,在熹微天光里像梅花一般绽放。




END




======


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了动画最后一集之后写出了这么个玩意儿...


以及,它居然被屏蔽了??天啊难道是因为我忘记喊不要屏蔽我了?



YC.胤川:

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。”


“......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


“你说你是我活着的意义,我便留恋于世。”


“...信我,殿下。”



【尝试了水仙🌚不还原处请见谅!】

Locky君:

前世拒绝的太多,今生不论什么都依你

【蓝湛咱们去摘莲蓬吧】
【好。】
——听完广播剧后脑子里想的是在一起后一起去摘莲蓬的画面,真棒